Zhan Yue Chapter 155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瞬间,所有风联的人都一脸懵逼了,谁也没有想到樊异居然还有这一手,利用晶石阵的Spiritual Qi 来反哺自身的王座气运,这是什么操作?

……

“不太妙啊……”

林夕远远的看了一眼,道:“风联的人吃大亏了!”

“早就预料到了。”

我frowned ,一边挥舞双刃猛切晶石阵,一边said solemnly :“樊异是何许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把自己送出来让玩家人海战术?再说了……利用气运凝结王座表层的壁垒,等于是给自己穿上了一件外衣,之前樊异的血条都是假的,这种操作我应该是能猜到的,就是没有想到他会玩得这么绝。”

沈明轩射出一片箭雨的同时,道:“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樊异今天是怎么杀也杀不死了?”

“未必然。”

我摇摇头:“樊异截取Spiritual Qi 来守护自己的Spiritual Qi ,但如果我们能快速摧毁整个晶石阵,让他没地方截取Spiritual Qi ,这样或许就能达到目的了。”

“en! ”

清灯said solemnly :“此消彼长,主战场对晶石阵的攻略过程可能才是最关键的,毕竟晶石阵是目前樊异最大的依仗了。”

“确实。”

杀戮凡尘道:“要不要提醒一下风联?”

“放心,他们很快就会知难而退了。”

“en! ”

……

果然,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远处围攻樊异王座的风沧海猛然提着long sword 驾驭着屏翳法相后退,said solemnly :“打不了了,撤!”

众人纷纷跟着潮水般退去,而樊异则站在王座上,一脸悻悻然,said with a smile :“这就撤了?不留一点代价就想着走人?”

说着,王座上绽放出千万道sword qi ,“chi chi chi ”的纵横切割在大地之上,顿时风联的人损失惨重,有的公会瞬间就被轰杀了数千人之中,甚至就连风林火山的深渊铁骑都抵挡不住樊异这凌厉的背后出剑,sword light 横扫之下,one after another 超过150W的伤害数字迭起,除非触发神佑效果,否则都是必死的,一整片white 光辉升腾,风林火山损失惨重。

“继续!”

看着远处风联的惨境,我loudly said :“猛攻晶石阵,最快速度的磨灭掉这座大阵!”

“是,大人!”

上空,Dragon Knight 编队出动,one after another 龙骑的silhouette 在空中折叠,紧接着一缕缕炽盛sword light 在空中摇曳,不断的轰杀在晶石阵上,以Dragon Knight 的攻伐力量来换晶石阵的韧性,其实我们肯定是血赚了的,而更赚的则是帝国Legion 的炮击,无数重炮齐鸣,一缕缕炮火在晶石阵的外层Formation 上迸溅出炽烈火光,整个大地都在颤抖、摇曳着,而晶石阵的韧性条就刷刷直掉,速度极快。

大地之上,晶石阵内依旧还有海量的monster 杀来,有拓荒Legion 的拓荒Knight ,也有恶魔Legion 的恶魔Knight ,还有修身、Qi Family 、治国、天下四大Legion 的一些新降临的monster ,所以玩家必须要兵分两路,一路抵挡monster ,一路攻打晶石阵,好在无论是哪一种都是能获得活动积分的,所以各取所需就是了。

这是一个被标记为“S++”的任务,所以玩家们都在期待着最终的奖励会真正的有所不同,甚至就连我这个国服Number One Person 也在期待着,我这个版本活动Points List 第一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奖励呢?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伴随着晶石阵的不断磨灭,Second Layer 、Third Layer 晶石大阵也相继被Human Race 摧毁,一时间至圣Dao Altar 周围的王座们有些坐不住了,Ghost Emperor 秦石缓缓抽出long sword ,神色冰冷,道:“不能就这样被动挨打吧?樊异大人,我能出剑杀敌吗?”

樊异sit cross-legged 在王座上,仿佛参禅的高僧一样,一只眼睛眯着,一只眼睛半睁开,said with a smile :“你是Ghost Emperor ,你要出剑谁敢拦着?我与秦石大人也不过是合作关系,不是上下级关系,你想干嘛就尽管干,只要不被杀掉就可以了。”

“知道了。”

Ghost Emperor 秦石的王座轰鸣向前,王座的顶端,“shua~ shua~ shua~ ”的连续七八道sword light 冲出晶石阵,直奔空中的龙骑编队!

“飞雪sword array ,起!”

龙骑编队的最前方,兰澈擎着一柄azure long sword ,long sword 扬起的瞬间,直接与另外99名Dragon Knight 起了一座无形的飞雪sword array ,一百名Dragon Knight 宛若圆盘一样,一缕浩然sword intent 穿透大阵核心,形成了一道严丝合缝、密不透风的sword array 。

“peng peng peng ~~~”

sword light 凛冽爆鸣,Ghost Emperor 秦石的出剑尽数落在飞雪sword array 之上,但就像是劈在一道无形罡墙上一样,sword qi 被尽数震碎,而作为交换,龙骑编队整体的Dragon Qi 也在缓缓消磨着,如果Ghost Emperor 秦石持续出剑的话,确实是有可能攻破龙骑编队的防线的。

只不过,他付出的代价也必然很大!

诚然,Ghost Emperor 秦石在天行continent 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是一个了不得的存在,来到了Illusory Moon continent 之后更是从樊异那里获得了一座王座,从一个“外人”摇身一变成了“自家人”,在Illusory Moon continent 上一样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但他眼前的这队龙骑编队号称龙域最强,人均Eternal Life Realm ,而且一个个都修习了飞雪sword array ,是龙域中的well-know figure ,试想,一百个Eternal Life Realm 龙骑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加上飞雪sword array 的sword dao 增幅,这本身就是一个可以抗衡君王的存在了!

恐怕,即便是樊异全力出剑,想要攻破这支龙骑编队的防线也是需要花费不少力气的,毕竟这是我这个新龙域之主花了大心血弄出来的龙域最强兵器,以前,Senior Sister Yun 是龙域的砥柱,只要她出剑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现在Senior Sister 飞升了,我这个当Junior Brother 的只能利用一切能利用的,用“人心齐Mount Tai 移”的方法打造出这支百人龙骑编队。

至少,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足以抗衡王座,也算是龙域现在的最大资本了。

……

“不太行。”

樊异看着Ghost Emperor 秦石出剑后的效果,摇摇头,道:“July Wildfire 确实是一个天下genius ,搜刮天下的priceless and unique rare treasure 之后居然让他打造出这么一支Dragon Knight 的队伍,不简单,不必硬来了,白白消耗了大量的力气。”

“en. ”

秦石驾驭王座后退,不再出剑。

而大地之上,玩家、Human Race 军队的攻势越发的猛烈,空中,一艘艘密集的spirit boat battleship 横起一字排开,炮口齐齐的对着北方,在空中的晶石阵上绽放出one after another 火光,无形中大大的提升了Human Race 攻伐晶石阵的速度,而按照这种速度,相信不久之后晶石阵之战就能取得决定性的进展了。

就在此时,张灵越疾驰而来,said solemnly :“大人,林相请你去龙舟上觐见Your Majesty ,有要事相商!”

“知道了,走吧。”

我跟林夕打了声summon ,转身带着张灵越飞向了远方战场后方的龙舟,准神境的飞行速度更快,飘然落在了龙舟的甲板上,身形稳定,而身后Eternal Life Realm 的张灵越就慢了一些,并且落下的时候也不是很稳,脸上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大人的movement method ……真是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

“别拍flattery 了。”

我笑笑:“好歹都是灵越公了!”

他赧颜一笑,挠挠头,似乎还是当初那个追随我的divine bow 营统制一般,如今虽然已经是中年灵越公,但在我面前却依旧宛若少年。

前方,新帝轩辕极一袭合身戎甲,冲着我行了一个儒家拱手礼,我则轻轻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looked towards 一旁的风不闻、林回master and disciple ,道:“发生什么事了?”

“有一个事情。”

林回said solemnly :“大战开启之后,军库中的炮弹数量损耗速度极快,仅仅两个时辰的晶石阵血战就消耗了国库中近七成的重炮炮弹储备,所以参军们都提出了疑问,这晶石阵已经损毁近半,我们真的有必要将所有的战争储备都挥霍在晶石阵上吗?”

“oh?”

我一扬眉,said with a smile :“是哪些参军提出质疑的?”

“是我等,Free and Unfettered King 殿下!”

轩辕极身后,一行身穿black 参军服饰的人走来,有youngster ,也有middle age person 和老者,一个个神色凝重,但气度不凡,正是这群人组成了轩辕极政权的智囊团,为新帝和林回出谋划策,每一次有重大决议的时候,这群人都会争论很长时间。

不过,有我和风不闻“独揽朝纲”,事实上这群人的权力是被大大的压制了。

“行!”

看着领头的一位中年谋士,我said solemnly :“现在我郑重的告诉你,晶石阵必须摧毁,而且是彻底摧毁,打掉晶石阵之后还要顺手打掉樊异的至圣Dao Altar ,这对于Human Race 的未来相当的重要,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达到这个目的,至于为什么,我想我这个准神境没有必要向你解释,解释了你也未必能懂,你觉得呢?”

中年谋士微微一愣,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唉……”

风不闻摇头叹息,said with a smile :“Free and Unfettered King 殿下可真不是当官的料啊……”

张灵越、南宫驰、王霜、司空海等名将哄堂大笑,甚至就连新帝和丞相林回也一起跟着笑了起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