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 Yue Chapter 156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四道sword light 笔直落下,至圣Dao Altar 瞬间就被大卸无数块,大地沉陷,整个至圣Dao Altar 的根祇也跟着一起崩毁,至此,似乎樊异留在世上最后的恶心人的东西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

“终于,结束了。”

老将关阳提着long sword 的手掌微微颤抖,眼中含泪,仰望苍天,道:“先帝啊……你有没有看到,我们终于杀入北境腹地了,异魔领地之主樊异伏诛,异魔Legion 终于真正意义上的垮台了啊……我们Human Race ,重新成为了这片天下的主人了……”

老将如此振奋感怀,让人心有戚戚。

风不闻同样took a deep breath ,但没说话。

沐天成双臂抱怀,面带笑容,南宫亦则一脸欣欣然。

“Free and Unfettered King 。”

风不闻上前一步:“你亲自斩首樊异,算是报了一笔血仇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开始谋划下一步了,如今我轩辕帝国已经攻下Northern Domain 枫林,灭掉了异魔Legion 中的许多主力,何不……就在至圣Dao Altar 的遗址上建成一座城垒,一方面当作Human Race 军队在前沿要塞,另一方面可以震慑异魔Legion 的人心,让那些死物也知道胆怯。”

我心神一颤,转身looked towards 风不闻,有种心有灵犀的感觉,said with a smile :“风相的意思,是要在至圣Dao Altar 的遗址上……筑京观?”

“没错。”

风不闻颔首。

一旁,刚刚不久前从spirit boat 上下来的丞相林回brows tightly frowns ,道:“先生的意思,是要用异魔军队的尸骸来筑京观?”

“是。”

风不闻淡然道:“一来,这些异魔军队的尸骸有些虽然已经Spiritual Qi 磨灭,但灵魂不散,这些冤魂始终都会去滋扰那些活着的人,所以将晶石阵战场上异魔军队的尸骸堆积起来筑京观,一来可以镇住这些冤魂,二来可以彰显帝国的武威与功德,一座京观立在这里,就足以让异魔Legion trembling in fear 了。”

沐天成looked towards 我:“流火Great Emperor 觉得呢?”

我摸摸鼻子:“流火Great Emperor 觉得没有问题,筑京观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提议,震慑亡灵和扬我国威,one move, two gains ,不过筑成京观之后,我们需要派遣大量的民伕、工匠来这里,在京观周围筑成一座建城,布置Formation ,派遣主力Legion 镇守,让Northern Domain 异魔Legion 不敢南望,这样就比较稳妥了。”

风不闻said with a smile :“Free and Unfettered King 补齐的方略确实不错,不如……就这么办吧?”

林回当即颔首行礼:“dísciple 知道了,这就与户部、工部拟定筑京观的事宜,至于筑京观的人力,暂时恐怕还是要从各大Legion 中抽调了,特别是收拢、掩埋尸骨的人手,只能从战场上出,等巨大坟丘的雏形出了之后,这才是工匠、民伕出动的时候。”

“en. ”

我nodded :“就这么办吧,以一座京观,镇压北境所剩无几的死亡气运。”

“是!”

“等等。”

风不闻道:“还有一件事,京观筑成之后,要在京观周围雕刻镇守石像,这石像的主人必然要是功盖古今之人,大家也最好就此议一议,谁能堪当。”

沐天成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第一个,Free and Unfettered King 。”

我假装了一下:“那多sorry 啊,功德比我高的人大有人在。”

风不闻rolled the eyes :“我this Feng 人就不像是某人一样虚伪,Free and Unfettered King 第一座石像,我风不闻身为先帝重臣,自愿担当第二座石像。”

“可以了。”

沐天成took a deep breath :“这座京观的murderous aura 必然十分之重,有风相与Free and Unfettered King one civil and one military 镇守刚刚好相得益彰,最好也就只有你们二位的石像来镇守,不宜太多。”

“en. ”

我和风不闻一起nodded 。

……

就在这时,一道铃声回荡在风中,终于,在清晨时分,这场短暂却又激烈的版本活动结束了,而且奖励不是一般的丰厚——

“Ding! ”

system 公告:恭喜所有勇者,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之下,我们取得了空前的胜利,S++级【远征晶石阵】版本任务圆满完成,我们击败了强大的异魔Legion ,甚至将第一王座【闻道至圣·樊异】斩杀,也将晶石阵、至圣Dao Altar 一并摧毁,这是Human Race 与异魔领地的千年战争中从未有过的大胜!其中,玩家【July Wildfire 】战功卓著,排名Points List first ,获得奖励:等级+0(承受等级压制效果)、魅力值+75、龙域功绩+3000W、merit points +30亿、Gold Coin +300W,并且获得额外奖励:【神月剑】(超Divine Grade Magical Artifact ),玩家【林夕】排名Points List 第二位,获得奖励:等级+0(承受等级压制效果)、魅力值+60、声望值+12W、merit points +25亿、Gold Coin +250W,并且获得额外奖励:【雨神甲】(山海级),玩家【炼狱曙光】排名Points List 第三位,获得奖励:等级+0(承受等级压制效果)、魅力值+45、声望值+12W、merit points +18亿、Gold Coin +150W,并且获得额外奖励:【流云伞】(山海级Magical Artifact ),其余排名前10位的玩家依次为:风沧海、随心、fire star 河、明月、偃师不攻、偃师无谋、月华如水、August End ,所有玩家均将获得各自对等的任务奖励!

……

“啊这……”

Ah Fei 愣住了:“我进前十了?还给我奖励了一个山海级法靴?hahahahaha ~~~~”

“恭喜啊飞仔!”

楠木可依跳起来就给了他的后脑勺一巴掌:“扬名立万了啊!”

Ah Fei 手舞足蹈,一副good-for-nothing 的样子,不过确实不易,他的等级还太低,即便是拥有据比印记能够杀入前十肯定也是因为拼命了的缘故。

林夕则走向我,said with a smile :“神月剑?”

“嗯……”

我有些无奈,在光阴长河中,神月剑的Sword Spirit 就打算将神月剑送给我了,但是被我拒绝了,可命运如此捉弄人,居然以system 奖励的方式还是把神月剑给我了,莫非真有这种天大的缘分?要知道,神月剑的力量我是领教过的,那是True Paragon Magical Artifact 啊!

即使在游戏里,神月剑也被分级为“超Divine Grade ”Magical Artifact ,这个级别之前是没有出现过的,说不定已经超越了Sovereign 级,是一个“不拘一格”的存在,这就不是一般的厉害了。

“shua ~~~”

抬手从包裹里取出了神月剑,七彩琉璃色,玲珑剔透,剑身之上faintly discernible 着一缕缕上古铭纹,sword edge 周围萦绕着一丝丝的威严云霭气息,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而就在我的手握住剑柄的时候,也能感受到时光流淌都能一剑斩断的感觉,那是一种手握天下大权的感觉。

Peak Magical Artifact !

抬手一挥,神月剑就化为一stream of light 飞入的眉心之中,缓缓落在了暗影Spirit Ruins 的上空,imposing manner 上甚至压过了一旁不远处横亘空中的诸Heavenly Sword 和深渊锏,只是,这两尊Supreme Treasure 心头不服,分出一缕缕气息抗衡神月剑的imposing manner ,直到我在Spirit Ruins 中“cough cough ”的lightly coughed 之后,三尊Supreme Treasure 这才消停了起来。

打开法宝空间,看了一眼神月剑,心头一片迷茫——

【神月剑】(超Divine Grade Magical Artifact ):以万物灵华所锤炼的Supreme Treasure ,能分断光阴、截取Star River 。

……

短短的介绍,让人摸不着头脑,只知道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却不知道该怎么用,回头就要好好的摸索一下了,之前不接受神月剑是觉得自己德才浅薄,配不上这把剑,如果system 奖励给我了,不要也要了,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安然受之。

至此,Spirit Ruins 深处starlight 点点,每一rays of light 都是一件温养在暗影Spirit Ruins 中的法宝。

其中,rays of light 最亮的自然就是刚刚降临的神月剑。

在神月剑的两侧,一左一右两rays of light 也很闪烁,一个是诸Heavenly Sword ,一个是深渊锏,也都是顶级的存在。

然后则是一截飘在风中的city ,正是Master 步璇音帮我截取的半截灵城。

再之后,则是一道golden 圆球Magical Artifact ,失乐园,只有一次用途,但这次用途务必慎之又慎。

最后,则是一些光辉比较暗淡的Magical Artifact 了,四海八荒图、嗜血幡、四羊方尊、Water Repelling Bead ,都是我进入《Illusory Moon 》以后收拢的宝贝,虽然与神月剑、诸Heavenly Sword 、深渊锏这三大Supreme Treasure 相比显得光辉暗淡,但这些东西在普通玩家那里都是抢手货,有价无市的那种,唯有cream of the crop 的玩家才有资格拥有的存在。

……

一旁,林夕伸了个懒腰:“终于结束了,是不是……该下线了?”

“en. ”

我nodded ,道:“沈明轩、如意,下线去东吴面馆吃个面再睡?”

“好呀!”

沈明轩轻笑:“我刚想说,有点想吃鳝丝面了。”

“走吧。”

我挥挥手,示意大家都可以下线了,不下线也不行,Northern Domain 枫林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钟就要关闭维护了,等维护完毕的时候将会有一座Human Race 筑成的京观拔地而起,所谓京观,不过是用敌人的尸骸铸就的高台,宣示帝国武威,是一种强大力量的象征,虽然有些残忍,但……与异魔领地曾经的京观相比,我们这座京观就逊色太多了。

游戏里的剧情演绎告一段落,Human Race 获胜,异魔Legion 惨败,所以大家也都sighed in relief ,纷纷下线,而我们一鹿工作室的几个人则大清早饿鬼一般的冲进了东吴面馆大吃shouted 一通,好在几个小妞一个个devastatingly beautiful ,不然恐怕就要吓到点菜的大爷了。

……

“滴!”

正吃着面,一条消息来自于elder sister :“国内大部分的航班都已经恢复开通了,苏州的各大酒店也都已经正式营业,你和林夕订婚的日子可以定了!”

Leave a Reply